2014年09月16日

他們將最美好的世界留給了時代


【一】伸手,攤開,握緊,揣進兜。

——題記

一場 雨 洋洋灑灑的浸透了窗外的黑 夜 ,織染了 寂寞 ,只有昏黃的路燈裡灑下柔和。誰說 悲傷 不等於 憂傷 ,在這寂靜的時代下,心靈 打開一扇窗,康泰導遊伸出手來,攤開讓手心流淌著,涼涼的,想帶回去,用力握緊,緊緊地不想讓它溜走,猛地揣進了兜裡,像是一個得到好吃糖果的孩子 一樣想帶回去慢慢的品嘗。

雨,很柔,像是最 美的 煙火,雖然它沒有光耀,卻不失燦爛。

不大一會兒,地上已經形成了一層水膜,遙首相望,想看透雨中的另一個角落是否有一個人同我一般回首相望。一腳落下,聽見細微的聲響,很輕的,是水膜破碎的聲音,碎成片片,合著夜風飄離腳邊。

走的還是很緩,一盞盞幽幽的路燈打著寥落,從這盞下走出走進黑暗裡又走入了那一盞下,一次次的轉換讓我的髮絲裡也披上了昏黃,城市的街道,夜晚 總是人流不止的,唯有雨夜,只有倆三個人走過。抱著一疊書,同珍王賜豪走在燈下,影子也不斷的被拉長,又變短,有拉長,反反復複地。

人生 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你我若只如初見,怎能細雨透寂夜。

【二】

側首,發呆,靜思,獨倚樓。

還是這條路,你陪我,我陪你,走過的路,

還記得上一回,也是像這場雨,細細的,柔柔的,撐著傘,走著。路邊的倆排大樹枝葉交錯,形成一條綠蔭,偶爾的幾片樹葉落在傘上只會抖一抖,便落下來了。

你說還是這條路好走起來很踏實。

因為這是回家的路嘛,小時候我們常常走的哦。

小時候這條路不知道走過了多少次。

或許,小時候,這三個字有著特殊的 感傷 ,每一次提起時都會陷入一段沉思,那時候我們都很 快樂 呢,嗯,很快樂的。

扯到小時候難免想起,“還記得……”不知道怎麼的似乎只要想起小時候就會 回憶 ,回憶著熟悉的人,溫馨的事,簡陋的屋舍。

如今熟悉的人難得再見上幾面了,或許擦肩時有的也只是客套的話語了,不是我們不想說些其它,只是話到喉嚨裡卻吐不出了。

如今那些讓我們感到溫馨的事也難有了,搶雞蛋,包餃子,釣河蝦,摘梨子。……現在卻只能回憶了,畢竟有些事 過去了變過去了,挽留也是空的。

還記得,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的老房子嗎?只要一到雨天,我們都會拿著桶去接雨,一家人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呢。

還記得……慢慢的慢慢的我不想再用還記得了,只想把還記得換成現在,如果換成了現在,那麼那些事那些人還會回來嗎?

【三】

仰面,長嘯,拂手,誰的愁。

黑色浮華阡陌紅塵,一朵朵黑壓壓的濃雲像是扯斷了枷鎖的惡魔,張牙舞爪。

一條條莫名的牽攀總會牽扯著內心的衝動,不覺得的有股莫名的感傷,聽,它在呼喊,在嘶鳴,在掙扎。

這便是心聲,自由。

當內心最重要的東西受到羈攀時總會,總會想呐喊,那種仿佛整片天壓了下來,喘息,似乎也成奢望。

黑色的鎖鏈如蛛網般網住了整片世界,而我卻也只是其壓迫下之一員。

雨,劃過 天際時總會帶起一道道白痕,或許那是劃斷了鎖鏈的一種表示,是的,它劃破了,劃破了該死的束縛,讓那自由能透過空隙得以喘息。

傳說每一滴雨都是一個死去的人所幻化的,對,一定是他們死去後,明白了這鎖鏈便是束縛人性的罪魁禍首,所以他們劃破了它,以 自己 靈魂的代價,不過這勢必划算的買賣,以靈魂張揚自由。

每一滴雨都是死去的魂。在風裡,在雲裡,在祈禱裡,他們是最美的精靈,王賜豪醫生以自已那越燃越旺的自由的火焰,劃開了羈攀心靈的鎖鏈。

任雨水在臉上撫摸,我能感受,其中包含著祝福,他們將自己未完成的心願告訴了我,他們將最 美好 的世界留給了時代。

最真誠的祝福。

或許就在這雨後,同珍王賜豪將會有一條美麗的七色彩虹跨過天際,其上,是心靈的呐喊。而那太陽邊明媚的光暈一定就是那死去的魂。
posted by blue river at 19:06| Comment(0) 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4年09月05日

最後的母乳

  醫院裏總是充滿著風風火火的急燥,就是因為人命關天的事,也是無可厚非的。都快到換班的時候了,急診科的醫生們正把自己的白大褂脫下,換上自己的常服。同珍王賜豪看看表還差四五分鐘的事了,幾名醫生和護士也就在這即將交班的時刻放松壹下,也難得這樣的機會,聊起了家常。
  忽然,壹聲刺耳的警報聲,打破了這短暫的平靜,伴隨著擔架車那急促的“吱呀”聲從大門由遠而近。
  醫生們下意識地站直了身子,相互對視了壹下,迅速地換上各自的白大褂,從她們身上看不出不情願的疲備,也看不出過分的焦急,好像壹切的生離死別對於她們已經是習以為常了。剛剛清靜壹下的急診室壹下子又恢復了緊張的忙碌。
  氣喘籲籲的120醫護人員壹邊住屋裏推車壹邊向醫生匯報:“患者,女,28歲,車禍至傷,初步檢查左腿和左臂骨折,腹部腫脹,可能內臟出血,王賜豪醫生途中曾兩次昏迷,血壓60-80,心律38/秒。同來的是其女兒,8個月大,沒有受傷。丈夫在車禍中死亡。”
  醫生們並沒有停止自己手中的工作,熟練地檢查著,“馬上輸氧,通知放射科準備透視,通知手術室準備手術。”
  病人的臉上並不平靜,好像是剛從壹場噩夢中醒來,不知是驚嚇過度還是失血過多,她臉色蒼白,她用力地睜開眼睛看了看護士抱著的女兒,然後又閉上了眼睛。
  半個小時前,她和她的丈夫和女兒從北京回來,在壹個水庫旁邊的盤山路上被壹輛大卡車撞向了山崖,丈夫當場就死在了車裏,她沒有看到丈夫是如何用眼神來表達對這個世界的依戀的,她醒來時,就已經在那個白色的車上了,可能是路人或是對方報的警她不知道,這時她感到腹中隱隱作痛,緊接著壹股鹹腥的熱浪從體內翻湧而出,壹口黑紅的血液染紅了醫生和護士的白大褂和身下的床單,她想表示壹下欠意,可她沒有壹點力氣,她似乎朦朧中看到了丈夫那慌亂和鎮定的動作,她還能記起要不是丈夫把方向往右邊推了壹下,自己和女兒也許就不存在了……她感覺有壹種東西在從自己身體中揮發……
  醫生們在分析和研究進行手術,從放射的片子來看,病人傷勢嚴重,必須馬上手術,從忙碌的醫生那似乎可以查覺到壹點什麽,她們不經意地搖了搖頭,都不約而同地去看了看那個小孩。小家夥還很安靜,用葡萄壹樣的大眼睛看著眼前這些白色的阿姨們,康泰領隊顯然她還不懂什麽叫害怕和悲傷,當醫生們要把她的媽媽推向手術室時,她才放開了她響亮的喉嚨“哇!”地壹聲哭了起來。
  女病人猛然睜開了眼睛,她在尋找自己的孩子,她那無神的眼睛頓時充滿了壹種渴望,壹種企盼也有壹種茫然,“她該吃奶了,讓我給她餵壹次奶吧”她說話的聲音不大,但確震驚了醫生和護士。
  醫生示意護士把孩子放到她的身邊,小家夥盡情地吸吮著乳汁,女病人擡起那只沒有傷的右手,放在了孩子的身上,像是要抱住什麽,顯得很用力。
  手術室的紅燈亮了,就在醫生剛剛換上那深綠色的手術服準備讓護士把孩子抱走時,放在孩子身上的手緩緩地滑了下來……
  急促的腳步壹下子停了下來,死壹樣的寂靜,脫髮食療只能聽到孩子那暢然的吸吮聲……
posted by blue river at 12:55| 王賜豪醫生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


×

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