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04月23日

記憶想腐爛的葉子

逝去了的愛情,一個孤獨的旅行。曾經以爲的路,現在我以領悟。記憶中的眼眸。依然那麽溫柔。你給的溫柔,慢慢的讓我越來越放肆,看著天上的星月,讓我迷茫,曾經的我許下過很多的誓言。你愛我的那麽深,但是我卻沒有給你安全感。
每個人總是借這愛的名義去傷害愛你的或者被愛你的人,我給不你不了幸福,但你一直在默默的關注我,對不起,是我辜負了你。我知道你很氣,很難過,也很討厭我,但我還是要說:謝謝你對我的包容,任性。
我不值得你爲我這樣的付出,你對我的好,我會永遠記得。記憶想腐爛的葉子,那些清新那些嫩綠早已埋葬在時間刻度的前段,惟有鋪天蓋地的腐爛氣味留在時間刻度的尾部。
在人生的旅途中,一程有一程的風景,回看人生畫卷,曾經有些片段,你誰給我過我們溫暖的陪伴,是誰把時光裏的純美雕成一朵花,用無痕的筆墨濕潤著生命的色澤。希望每個人珍惜生命中出現過的每一個人,也許在你眼裏我只是個過客,但是在我眼裏你是我曾經生命中出現過最重要的人。
一直主動的人也會有累的時候,一直被動的人也會有後悔的時候。
posted by blue river at 12:23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5年04月13日

那晚的月光很亮

  她記得,小時候對妹妹似乎沒有一點憐惜之心,老是欺負著妹妹。有好吃的,總是她得一多半,然後她狼吞虎咽地吃完,再去吃妹妹的那一小份。而妹妹,似乎特意爲她留著。妹妹總穿她的舊衣服,也沒有一點怨言。
  她是田野裏長大的野孩子,上樹掏鳥窩,下河捉魚蝦,無所不能。特別是夏天摘那嫩嫩的蓮蓬,更是她的拿手好戲。無論做什麽,妹妹都喜歡跟著她,而她,卻總是千方百計地躲著妹妹,有一次實在躲不過,她居然說:你讓我打幾下我就帶你!她滿以爲妹妹不會答應的,Dr. Reborn 黑店可妹妹卻仰起漂亮的小腦袋:你打吧!沒辦法,她只有帶著妹妹,妹妹一路上“姐姐姐姐”叫得歡,全然不顧她的大聲呵斥。長大些,妹妹又纏著她講故事。每次她會很不耐煩,不搭理妹妹,偶爾心情好時,她會信口胡編。把妹妹說成是故事裏最可惡的小妖,可妹妹一點也不在乎,照樣聽得歡天喜地。
  其實妹妹不像她一樣黑油油,精瘦瘦,而是白淨淨,肉乎乎。一笑臉上還有個小酒窩。總有村人說妹妹像個城裏娃娃。她欺負著妹妹,心裏卻並不輕松。也許是受了父母的影響:嫌棄妹妹是女孩!也許是從左鄰右舍的話語裏聽出了嘲諷:看他們家就倆女孩!也許這些,讓她的心密密的疼,她把氣撒在了妹妹的身上。只是,她見不得別人欺負妹妹,每當此時,她會毫不猶豫地衝上去,就算鼻青臉腫也不後悔。
  “雙搶”了,因爲趕季節,父母要連夜到田地裏去忙乎。可打谷場上還有一堆明天要曬的谷子。爲了防偷,父母決定讓她和妹妹看護。
  于是,寬寬的打谷聲上,支起了一頂矮矮的蚊帳。裏面鋪一張幹草席,這就是她和妹妹今晚的“床”了。在新奇和恐懼裏,她們在床上睡著了,此時,如水的月光正照在那頂矮矮的紋帳上,不遠處是甯靜的村莊,參差不齊的房屋靜立在月光裏,房前的大樹黑皴皴的,似乎一眨眼裏面就會走出傳說中的魔鬼來。
  半夜,她被驚醒了,田野裏,新智我各種蟲兒都起勁地叫著,像在合奏一首曲子:遠處不時傳來淒厲的叫聲,聽得人毛骨悚然,她腦中閃過了故事裏的妖魔鬼怪。“不能害怕!”她給自己打氣。她又看看妹妹,月光透過紋帳射進來,照在妹妹肉乎乎的臉上,妹妹也睜著眼睛,亮晶的,厚嘟嘟的嘴唇半張著,小小的鼻翼一起一伏。妹妹真好看,她怎麽從來沒注意呢?
  “姐,我怕!”
  她一驚,顫抖著摟緊了妹妹。
  在空曠的打谷場上,在一頂小小的蚊帳裏,在一個讓人驚恐的半夜,她想到自己是姐姐,以後應該多照顧妹妹,多疼妹妹,她的心一下變得很軟很軟,似有無限的柔情在蚊帳中蕩漾開來。
  她更緊地摟住了妹妹護膚品個人化
posted by blue river at 11:08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


×

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